阅读新闻

用了50多年时间打造的闽南建筑大观园具有举世瞩目的价值

发布日期:2022-05-21 14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蔡氏古民居建筑群就像一颗璀璨明珠,镶嵌在南安官桥漳里村漳州寮自然村,其规模浩大,布局科学,空间宜居,装饰瑰丽,被誉为“闽南建筑大观园”。

  1997年11月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迪安博士到此考察时说:“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壮观的建筑群,它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  这个由蔡启昌、蔡资深父子历时半个世纪建造的建筑群,不仅拥有举世瞩目的建筑价值,更是集闽南文化、华侨文化、宗教文化、民俗文化、家族文化于一身的文化瑰宝。“蔡氏古民居二期修缮工程正有序进行,有望于今年6月完工。”蔡启昌第五代孙蔡长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,蔡氏家族留下的家规家训影响了一代代人,警醒和激励着他们砥砺前行。

  屋脊高翘,雕梁画栋,篆隶行楷,各具韵味……走进蔡氏古民居,恍如置身一座五光十色的清朝闽南建筑博物馆,精彩尽收眼底。

  这个陪伴蔡氏几代人的建筑群,最早兴建于清咸丰五年(1855年),至宣统三年(1911年)全部完工,前后历时50多年。自19世纪后半叶以来,泉州一带及南洋诸国华人社会就一直流传这样一句话:“有蔡浅的富,没有蔡浅的大厝。”说的便是从官桥走出的旅菲华侨蔡资深(又名蔡浅)和蔡启昌建造的闽南红砖民居。

  然而,在开启这一浩大工程之前,这对父子有段坎坷的创业经历。“先祖少时家贫,15岁那年,父亲因病去世,不久其母伤心过度也随丈夫而去,蔡启昌成了孤儿。安葬了母亲之后,他便离开家乡四处流浪。”据蔡长进介绍,有一天,来到厦门的蔡启昌,偶遇在马尼拉经营杂货店的晋江籍蔡姓侨商。在他的帮助下,蔡启昌来到菲律宾,在其店里打工。他诚实勤勉,业务打理得井井有条,深得该侨商信任。3年后,在蔡姓商人慷慨资助下,蔡启昌有了自己的店面。

  在菲律宾,华人生活起居和风俗习惯与家乡相差无几,蔡启昌看准这一商机,利用多年积蓄在马尼拉华侨聚居地经营起蜡烛、香、纸钱生意。

  蔡资深可以说是子承父业。16岁那年,他也前往马尼拉,和父亲一起起早贪黑打理杂货店生意。

  关于蔡资深如何将生意做大的转折点,由王元珍、程微子、黄金洪、应莉雅合著的《蔡氏古民居——蔡资深其人其厝》一书记载:初到马尼拉的蔡资深,每天都会挑担外卖杂货。一日外出暴雨,遇见一辆马车陷入泥泞。他见状,上前就跟车夫合力将车推到平坦路段。正是这个机缘,结实了马车上的天主教马尼拉教区的红衣主教,因教堂和教信日常信仰对蜡烛的需求量很大。蔡资深因此获得关照,独揽教区的蜡烛供应生意。

  之后,蔡资深为了扩大经营,于1855年开设了“晋益”(也做“进益”)号烛铺,后来成为商行号,经营范围也扩充到诸多行业。这一年年底,蔡启昌返回故里筹建大厝。

  而在千岛之国,以杂货店和香烛起家的蔡资深,以中介商身份逐渐扩大经营范围,涉及布匹、木材、家具、大米、铁器、商业地产、农产品加工、灌录南音唱片,甚至从国外进口商品到中国国内市场。随着生产和贸易的扩大,晚年的蔡资深资产累至达数百万元,位居马尼拉富商巨贾前列。

  蔡启昌、蔡资深父子在菲律宾致富后,心系故乡。1855年起,他们在官桥漳州寮开垦田园、果林,规划兴建大厝。至1911年,蔡氏古民居建筑群终于全部完工,呈现在世人面前。

  历经百年风霜,蔡氏古民居仿佛是一部凝固的历史,在散发独特魅力的同时,关于蔡资深心胸宽广的故事至今广为流传。

  “当时建大厝,有位干活非常卖力的年轻人,一到发薪金却不收。原来,这个年轻人叫憨赤,官桥村人,靠割山草到市集卖钱养活家中老母亲。一年冬天,他因饥寒交迫冻昏在山上,刚好蔡资深经过,不顾天寒,脱下身上的棉袄给他穿上,并将其背回家。憨赤母子十分感动,借机报恩。蔡资深得知原委,不仅取来白银让憨赤回家供养母亲,还以高薪聘其担任大厝总监工。”蔡长进讲述道。

  “阿任老实,蔡浅大量”则是另一生动例子。古民居工程花费巨大,据蔡长进说,每天需一担银两支出,需由人力从安海挑银子回到漳州寮。相传,有一次有个名叫阿任的小伙子被派去挑银,由于管理疏忽,所挑回银两未入库记账,他担心未入账会给蔡家带来麻烦,就将银两寄放在安海亲戚家,然后回漳州寮向蔡资深汇报情况。蔡资深了解事情来龙去脉后,有感于阿任的诚实,慷慨地将那担存放在阿任亲戚家的银两作为奖励赠予他。后来阿任也用赠送的银子建了体面的大厝。

  “蔡资深从小便懂得扶危济困,曾受人恩惠,深知对穷苦人来说,一碗饭意味着什么。当时交通和信息不便,13岁那年,蔡资深与远在菲的父亲失去联系,生活困顿,他一人挑起了维持生计的重担。”蔡长进介绍,蔡资深常到隔壁的洪邦村,翻找已经收成的地瓜地,看有没有农户丢弃的小地瓜,弥补家中粮食不足。

  见此,邻村洪邦人蔡光佑怜悯蔡资深,将他带回家,让妻子给他煮了一碗“茹粉羹”充饥御寒,并装满满一簸箕地瓜让蔡资深带回家。在发达后,忆起当年救助之恩的蔡资深,汇了一笔巨款给蔡光佑,让他建一座像自家一样的五间张大厝。

  时至今日,蔡光佑大厝在一片新式水泥楼房中,依然亮丽醒目。步入大门,映入眼帘的便是大厅前梁上高悬的“善行可风”木质牌匾——这是当时福建布政司巡游来到洪邦,听完蔡资深与蔡光佑的故事之后,大为感慨写下的四个大字。

  蔡长进介绍,14岁那年,蔡资深到市场买菜,见一孩子坐在猪肉摊前哭泣。上前询问,小孩名叫王实岚,出门给刚生完孩子的母亲买猪肝补身体,不小心把钱弄丢了。蔡资深一听,二话不说掏钱为其购买了猪肝。事后王实岚的父亲在猪肉铺询问,几经查找,欲把钱还给蔡资深,蔡家执意不收。后来蔡资深建大厝,王家父子为报恩,雇人夜里悄悄挑了沙放在工地上,这便是民间传说的“猪肝换沙”。

  蔡氏古民居不仅是“闽南小故宫”,更是难能可贵的文化大观园。漫步其中,大厝门楣、门扉、厅堂、窗格等,随处可见匾联题刻。

  尽管出身贫寒,蔡氏父子没机会接受教育,但他们对子孙后辈教育却极为重视,用心营造“诗礼传家”文化氛围,使蔡氏家声家学在蔡氏后人身上得以延续和传扬。“读书欲精不欲博,用心欲纯不欲纷;精则至意得,纯则成功多”等类似家训多处题于古民居内。

  蔡资深还为族中弟子修建了潜心向学的“醉经堂”,并请来泉州有名望的私塾先生任教。醉经堂门扉“醉写唐诗留淡墨,经心建焙品名茶”,还有东护厝的门匾“还读我书”,德梯厝后轩门扇上的“文章华国,诗礼传家”等,无不体现蔡氏父子崇文重教的教育理念。

  此外,在德棣厝东北角,有一处二层阁楼,是蔡资深为族中女子专设的“读书处”。在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的旧时代,蔡资深此举非同凡响。

  “蔡家家大业大子侄多,在蔡资深看来,纵有家财万贯,也有坐吃山空的一天,唯有教育后代立业做人,才是家业永续之根本。”蔡文进告诉记者,因此,蔡氏父子在营造家族大厝时,精选家训格言,请名家书写或刻于石,或雕于木,或悬于厅堂,或张于门扉,可谓用心良苦。

  在启昌厝,大门门匾刻“锦阳传芳”,蔡浅厝大门门匾有“蒲阳世胄”,无不表明蔡氏家族史上世传的声名美誉,激励着后人铭记和传承祖脉遗风。

  在启昌厝,还可以看到大厅隔扇上的“遵道德,礼仪明;存孝悌,惟明伦;积善家,家道成”。在德梯厝,则有清道光进士庄俊元所书“施在我有余之恩,则可以广德;留在人不尽之情,则可以全好”;在蔡浅别馆上厅隔扇,可以看到清光绪举人吴拱震所写的《稚子四箴》。

  家和万事兴。尚和崇礼是蔡氏古民居家风家训的又一重要内容。蔡资深将为其三个儿子(第七、九、十子)修建的共居处取名“孝友第”,并请人题写“兄弟同居忍便安,莫为毫末起争端。眼前生子又兄弟,留与子孙作样看”一诗,就是期望兄弟子侄和睦相处。

  为何题写这首诗?据说,有一年,蔡资深从菲律宾回来巡视大厝建造情况,看见两个孙子为争一个皮球吵了起来,两儿媳妇不问缘由只顾指责对方的孩子,见此情形,蔡资深心想:纵有金银万辆,儿孙不睦,家运一定衰败啊!因此,有感而发让人题写这首诗。

  蔡长进说,家风家训不单单体现在大厝内外随处可见的文字图画,每次蔡资深从海外回来查看房子建造情况,总要带上三两个儿子一起到现场去搬运石头、砖头,递送木头,从中体会“干出一身汗,方知大厝来之不易”的道理。他还让子孙接受中华传统文化教育,做到身居异域,不忘故土。

  蔡氏家族诗礼传家的家风文化,熏陶和滋养着一代又一代后人。蔡氏后人如今在海内外开枝散叶,人才辈出。

  蔡氏家风的传承和影响在后人身上清晰可见,特别是教育方面。蔡长进举例道:蔡家后人在漳州寮办普智小学;在全民族艰苦抗战的困厄时期,为因避战火从水头镇转移而来的南安第一所完整中学——南星中学提供校舍;因南星中学的缘故,在漳州寮还诞生了后来的五星中学——官桥镇第一所中学。

  而在蔡氏家族中,也诞生了不少人才,包括中英双薪的蔡丕杰教授、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蔡望怀、全运会冠军蔡长希、情系故土热心公益的蔡竞雄、香港钟表知名企业家蔡宗富等。

  据《蔡氏古民居——蔡资深其人其厝》记载,蔡丕杰系蔡启昌三弟蔡德梯之孙。1913年,蔡丕杰在启昌厝出生,之后随父母远渡菲律宾,回国后定居于鼓浪屿。从鼓浪屿英华学院毕业就留校任课,1934年协和大学毕业后重回母校指教。自此,直到1986年在厦门大学退休,从未离开过教学生涯。即使在抗战初期避难香港,仍是执教,在圣保罗学院教授英文。

  1986年,厦门大学表彰教龄在50年以上的10位教授,蔡丕杰是其中之一。《厦门大学人物传略》中说:“蔡先生是德高望重的学者,在外语界享有盛名,是英语语法和词典编纂方面的专家,对英国文学深有造诣,在比较文学研究方面有独到之处。”

  蔡丕杰对教育有着自己的理解,在他看来,教育并非只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,而是具有更高的责任和使命的爱。他认为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”还应有另一层含义:一日为人之师,当终生爱之如对儿女一样。

  蔡丕杰长子蔡望怀,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,曾任厦门市政府副市长、厦门市政协主席、全国政协委员。耳闻目染父亲的言传身教,蔡望怀继承父亲的人文情怀和责任担当。任职期间,主持厦门厦禾路旧城改造和体育中心建设,创办厦门华厦学院和厦门市爱乐乐团等,对厦门社会发展作出重要贡献。

  尽管身居高位,但蔡望怀谨记廉洁从政,两袖清风,在市政府任职期间,忙于工作的蔡望怀中午从不回家,常以泡面当午餐,一度被人称为“泡面市长”。退休之后,蔡望怀仍在他所热爱的教育、科技和音乐园地里耕耘不息。2010年被国务院参事室聘任为特约研究员。

  “为了打造一批家风文化旅游大观园,去年泉州市纪委监委依托蔡氏古民居所建设蔡氏古民居家风家训馆,布馆方案正在进行最后的优化。”蔡长进补充道。